最后一百米”现实骨感 驿站恐成“鸡肋”生意

作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18-7-30浏览量:275

为解决快递配送“最后一百米”的痛点,几年前驿站、智能快递柜等新鲜事物接踵面世。然而与“直营”的快递柜有所区别,驿站更多采取的是加盟合作模式,这也为驿站行业平稳运行埋下了不少暗雷。

据《IT时报》近日报道,有加盟商在加盟小象驿站并支付了2.5万元加盟费后,发现小象方面没有履约为其派给合约所提及的单计件量,并且存在拖欠快递费用的行为。今年3月,在终止合作之后,该加盟商向小象方面追要加盟费时,却被小象方面以内部人员调动为由多次拒绝。《IT时报》记者在探访中发现,小象公司已人去楼空。而有类似遭遇,被拖欠加盟费的加盟商已超过40人。

公开资料显示,小象驿站创立于2016年底,旨在通过建立前置仓储,解决快递末端一百米的投递难题,其运营方为上海潜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在去年11月,小象驿站曾获得战略资源方千万级Pre-A轮融资,资方及具体金额并未公开。在此之前,小象驿站还曾获得弘励创投和青松基金共同投资的千万级天使轮融资。

然而小象驿站加盟商的遭遇,却暴露出隐藏在驿站加盟背后的巨大阴影。分析指出,目前快递末端仍未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而类似驿站等前期需要投入高昂的建设成本,类似于小象驿站这样体量不大的企业,倘若在资金链等环节出现问题,加盟商的权益往往难逃侵害。

即便稳如菜鸟驿站,在部分地区的加盟合作也面临尴尬。去年,上海有多家便利店停止了与菜鸟方面的合作。分析指出,在房租成本不断上涨的当下,收取包裹利润太低又过于占地,使得便利店合作菜鸟驿站的积极性大受影响。

《2017年邮政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完成400.6亿件,突破400亿大关。在规模庞大的快递业务体量下,快递企业在末端配送无疑承受着成本以及人力等诸多痛点。为破解这一痛点,驿站、快递柜等设施纷纷出现,不少第三方平台也纷纷跟风,试图分一杯羹。

然而就现实情况而言,快递末端生意的需求与利润并不挂钩。快递末端虽贵为兵家必争之地,行业整体亏损却已成为常态。丰巢科技2017年前9个月净亏损为2.76亿元,而圆通此前投资的浙江驿栈2017年度净亏损也达到2.90亿元。因此无论是快递柜还是驿站,事实上都难逃盈利模式不明之困,恰似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